当前位置:龙都国际娱乐 > 人物 > 创业名人 >

周鸿祎:我不是好斗,只是好玩!

2015-05-22 16:42:12 来源: 龙都娱乐 小贴士: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
导读: 作为中国互联网老兵,周鸿祎是行业里出了名的斗士。从1998年创办3721,到后来被雅虎收编,再到2005年执掌奇虎360,举起免费杀毒大旗,他一路左冲右突。网络江湖上数得上名的大佬,

  作为中国互联网“老兵”,周鸿祎是行业里出了名的“斗士”。从1998年创办3721,到后来被雅虎收编,再到2005年执掌奇虎360,举起“免费杀毒”大旗,他一路左冲右突。网络江湖上数得上名的大佬,他几乎都“交过手”。腾讯和360的这次对掐,更是将数以亿计用户绑架其中,鸡犬不宁。在周鸿祎身上,我们能领略到太多人性的矛盾与复杂,也让我们看到了孩子般的顽皮和倔强。周鸿祎:我不是好斗,只是好玩!

周鸿祎现场照

  “互联网原教旨主义者”

  选择一枚硬币,其实就得接受硬币的两面。上帝赐给乔布斯天赋的同时,也把许多性格缺陷“搭售”给了他:偏执、产品至上、技术迷恋、不擅长处理人际关系。

  周鸿祎和乔布斯有很多相像之处。

  周鸿祎是对手的噩梦,因为他总能开风气之先,想常人所不敢想,逼迫对手像他一样快速创新。当大家都在想着怎么搞门户的时候,他独辟蹊径,从地址栏里杀出一个3721;当SNS风靡时他又在电脑的右下角发掘出互联网安全的一片天空——做出360。

  周鸿祎自称是“互联网原教旨主义者”。他随时会看—本大厚书,这是360运营人员每周打印出来的用户反馈信息。在每周的例会上,第一件事永远是汇报用户问题。他看到别人的电脑,就情不自禁地想摆弄,给软件做优化。优化后的电脑,开机时间超过1分钟,他就会怅然若失。最让人崩溃的是,如果发现有电脑没有安装360,他就会给安装上去。来采访他的记者、开会的邻座、咖啡馆老板的电脑都不曾被放过。他的这些性格就像是为互联网而生,最关键的是这些性格浑然天成,装不来,也装不像。

  周鸿祎像乔布斯,连缺点也与乔布斯有几分相似——攻击对手、四处树敌、我行我素。乔布斯的员工好多都害怕他的坏脾气,周鸿祎也好不到哪儿去,出任雅虎中国区总裁时,第一次开会,周鸿祎在上面讲话,下面的员工在用雅虎即时通聊天或者发邮件。周鸿祎问能不能开完会再发邮件、聊天,却遭到了员工的集体反对,我们正在向总部汇报,雅虎的文化就是建立在即时通讯与邮件上的。周大怒,中国的文化就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,谁再不关电脑,就让人把电脑从窗户扔出去。与卡巴斯基合约到期之后,周鸿祎又称卡巴斯基沾了360的光,惹得卡巴斯基的总经理张立申专门给他写了封公开信,要他“回头是岸”,想要超度周鸿祎。其实,与卡巴斯基好聚好散,周鸿祎大可不必口无遮拦。不过,这些都不重要。即使周鸿祎脾气再臭,我们都能容忍,只要他继续创新,继续颠覆,向乔布斯靠拢,中国太需要这种人了。

  “骂我是因为革了他们的命”

  周鸿祎自称职业斗士,与天斗与地斗,其乐无穷。鲁迅“不交锋则不乐,不披甲则不乐,即使无锋可交,无矛可持,拾一石子投狗,偶中,亦快然于胸中”。而周鸿祎与国际巨头斗,与江湖大腕斗,与同行斗,自己左手右手相搏,越斗神经越坚强。

  周鸿祎的讨伐颇有鲁迅之风,一个都不放过,包括自己。他不断与人交手,在斗争的过程中完成了对事业的“自省”……

  周鸿祎从自己的角度来看解放战争,做了有趣的分析。他认为蒋介石就是一个不称职的产品经理,虽然很聪明,也很兢兢业业,但没找对用户,关注的只是城市里的达官显贵。天天勾心斗角,累得要死,却不知道真正的用户是几亿农民。毛泽东知道用户的真正需要——农民不在乎什么斗争,搞土改分田地能打动所有的用户。所以,最后毛泽东打败了蒋介石。于是,周鸿祎对对手的不屑与对用户的尊重,表现得都很极端。坊间曾流传周鸿祎有“三个凡是”:凡是自己出的问题都是竞争对手所致;凡是负面信息都是造谣;凡是竞争对手的产品都是不安全的。周鸿祎回应:“凡是用户提的问题,一定要追根溯源,找到问题的原因,从用户的角度想解决的方案;凡是负面的信息,即使是对手的枪稿,也要从中找到可以改进产品的启发点;凡是竞争对手的产品,都必然有学习借鉴的优点。”

  网上有许多对他的叫骂与诅咒,周鸿祎也显得很蔑视:“360的3亿用户里面,不到1%知道周鸿祎是谁;即使1%知道我名的,里面也有99.99%我从来没有伤害过他们。所以,算来算去,只有3万人是我得罪过的,其中大部分是病毒、木马的作者,还有一部分是竞争对手。人家骂我,是因为我革了他们的命,让他们吃不饱饭了。”360因为抓住3亿的用户,从而获得了绝对的话语权,进而可以去兑换龙都娱乐的商业价值。周鸿祎依靠揭穿行业黑幕,占据了道德的制高点,现在,用户会用更高的道德标准来要求360。“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”,当企业做得很大以后,就不仅仅是与对手厮杀的问题了,而真正的有了社会责任,像腾讯、阿里巴巴都面临这个问题:如何控制与管束自己。360现在要做的不是洋洋得意地挥舞着自己手中的机枪。

  没有仗打会很寂寞

  之所以提到美国陆军四星上将史密斯·巴顿,是因为周鸿祎尚武,既热衷CS,也研究柔道。同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,那就是希望巴顿式悲剧不在周鸿祎身上重演——巴顿的张扬性格,在战争时期会被放大成英雄,在和平时期却为世俗所不容。

  周鸿祎的办公室很特别,没有电脑,很多邮件都是让助理打印来看。他年轻时用眼过度,现在不能盯屏幕太久。在他的办公室有价值300万元的音响,他喜欢听马友友的大提琴。

  不过,最吸引眼球的是,挂在墙上的一张张靶纸,这是他实弹射击的成绩,靶心被打得稀烂,也是办公室主人对来宾张扬性格的一种夸张方式。他还在北京郊区怀柔搞了一个500多亩山地的真人CS训练基地,名为“360特种兵训练基地”。有巷战,有野战,360的各部门在这里进行团队拓展训练,还专门请了退伍的特种兵当教官。周鸿祎的私人邮件账号也是以AK47开头的。

  对于尚武与充满攻击性的周鸿祎,应该会崇拜巴顿。战后的巴顿其实是很难融入和平生活的:他口无遮拦,时常自己把自己逼进死角;他当面侮辱苏联使者的话语使政府很头痛;他对德国士兵的欣赏更成为众矢之的。许多时候,巴顿没有仗打,很寂寞,只能生活在自己的回忆中。

  周鸿祎倒是一直有仗打,走到哪里都一片硝烟。他和百度老板李彦宏抢过生意打过官司;和阿里巴巴老板马云相互“封杀”;抢过网易老板丁磊的地盘;连雅虎老板杨致远都亲自给VC写信说不要投资给他。更牛的是,他甚至和管网站注册报备的国家队CNNIC干过仗。

  有人说,周鸿祎如果收敛一点,也许早已做出一个上市公司。当然,过去且不论,现在的事必须想,360现在在杀毒行业扮演的是破坏与颠覆,但之后必然是秩序的重建,那个时候更需要的是和平而非硝烟,考验周鸿祎的,是互联网精神中的另一要义——合作。

  流氓软件的开山鼻祖

  周鸿祎和史玉柱各自在自己的领域读懂了当代的中国人最需要什么,他们不试图去讲大道理去引导什么,而是精准地去顺应。他们并不是本行业中最出色的,却最熟稔消费者心理,也最懂得包装与推销自己的产品。

  周鸿祎与史玉柱的确很像。他们都曾有事业的低谷,但都能够迅速恢复元气,并重新定位自己。他们都迷恋创业,喜欢自己从头到脚把企业像儿子一样养大。更重要的还有—点,他们都能够非常圆熟地解读中国市场,总能穿过各种复杂的表象,集中炮火直击软肋,毕其功于一役。而且做自己的事,不拘小节,笑骂由人。史玉柱做脑白金、做征途,都差点被口水淹没,周鸿祎做3721、做360,也好不到哪里去。但是,你不能不慨叹,他们都抓到了产品的本质。3721是周鸿祎打造的亦神亦魔的产品,3721开创了用客户端软件来推广互联网服务的模式,成了流氓软件的开山鼻祖,可以说是释放了人生之恶。

  在2002年,周鸿祎的3721年收入就超过1.4亿元,纯利润超过6000万元。当年,周鸿祎一掷千金,花了2000万元,把“不管三七二十一,中文上网更容易”打到了春晚。对比鲜明的是,2002年,马云的阿里巴巴、李彦宏的百度、丁磊的网易等公司还处于破产和盈利的分界线上,即使有赢利,也不过区区数百万元,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。所以当卖掉3721时,周鸿祎感到万分失落和不舍,这种感受并不会比史玉柱的巨人倒闭好多少。彼时,雅虎中国当时正在选才,看中了周鸿祎和李彦宏。李彦宏坚守百度,而卖掉公司、痛苦不已的周鸿祎便进入了雅虎中国。从此之后,命运就各分两端,李彦宏把握住了百度的发展方向,并成功上市。2005年8月百度上市后,周鸿祎曾经很罕见地公开表示出对百度选择走独立发展道路的认同,“把3721这样的好公司卖给外企,已经证明是个错误”。

  他和史玉柱一样,对创造一个企业近乎痴迷,所以,尽管他加入了IDG,也做天使投资人,但谁都看得出,他还想复出,还想自己创业。“IDG对于周鸿祎而言应该只是个过渡阶段,我们相信他最终还是会回到创业者队伍当中去的。”2005年,IDG合伙人李建光就曾经如此预言。而不久后,周鸿祎便又携360 高调复出了!

    上一篇:“红牛”富豪严彬艰苦创业路

    下一篇:雷烁照明掌门人张青松:扣动绿色商业的扳机